首页 科幻小说 异种寄生

第1063章通道关闭

异种寄生 辰燃 0 2018-12-29
  这个问题,成广君根本不知如何回答是好。正是说是也不是,说不是,那难道还真把赫尔列夫往昆仑里领了?可这会,没有施龙飞在场,根本没人能够压得住这位俄罗斯将军,如果赫尔列夫要硬闯的话,十个成广君也拦不下。此刻赫尔列夫说话还算客气,那自然还是看在施龙飞的份上,而非她一个小小总参的关系。这点道理,成广君还是知道的。

  在她苦思拖延之法时,忽然一声如同琉璃迸碎般的脆响传来。成广君还以为是错觉,可见赫尔列夫也露出倾听的表情,当知不假。她心脏重重一跳,连忙转身后望,便见远方天湖的上空,那由万千灿烂符号组成的金轮,突然从中裂开一道口子。

  在那道裂口上,不知道有多少符号碎裂,化成金粉抖擞而下。

  “这是?”成广君头脑一片空白,不知昆仑发生何事。可金轮迸碎,无论怎么想,都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赫尔列夫已经哼了声,翻身跳上一辆武装越野,吼道:“去看看!”

  越野车立时咆哮起来,强劲的动力让无数青草被轮胎刮起,扬起一道尘嚣,便绕过成广君的车队,向天湖方向开去。

  “将军请留步!”成广君惊叫一声,飘身上了自己的座驾,车队调头,追在赫尔列夫的车后。

  人在车上,赫尔列夫双眼微眯,他看到那远处的金色光轮,又咔嚓一声迸裂另一道豁口。很快的,一道接一道的裂口在那金轮上出现,已经有不少符号消失了。金轮变得残缺不已,而随着金轮的迸裂,赫尔列夫听到了水声。

  水声轰隆!

  汽车直接撞进了营地里,营地的士兵不敢拦截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俄罗斯将军长驱直入,驰过军营,开往天湖。等成广君追至时,赫尔列夫早到湖边,这时天湖上空的金轮只剩下三分之一了。成广君在车上便已经看到,本来已经变成一个无底深渊的天湖,湖水正在急剧上涨,渐渐填满湖泊。她着急地看了下天上的金轮,忽然省悟,昆仑通道要关闭了!

  那边赫尔列夫似乎也察觉到同一个事实,他跳下了车,随手把肩上的熊皮披风扔在草地上,快步朝湖岸走去。看那架势,似是打算跳进湖里,趁通道还没完全关闭,进入昆仑。成广君叫道:“不要去,将军,太危险了!”

  赫尔列夫冷冷一笑,心道这女人到这个时候,还打算拖延不成。他可不吃这一套,来到湖边猛一个鱼跃,赫尔列夫扎进水中。几乎在他入水的同时,天空上那金轮发出连串爆鸣,剩下那三分之一的残轮,也一起炸成了粉碎。

  将军才入水中,便觉一股大力自湖中高速上涌,他在水里猛一瞪眼,便要转化成告死者的形态。不料那股力量来得太快,超过他的预料,一下子拍在他的身上。赫尔列夫当场无法自已的,跟随着湖水一同往上涌去。

  天湖湖岸,成广君只见湖面几在沸腾。突然一声大响,湖心炸起一道水柱。水柱不断升高,将周围湖面渐渐抬高,最终化成一片足有十几米高的水墙!水墙升到最高点时,轰然拍落,湖心先是陷下,四周再猛的隆起,然后一圈水浪哗啦啦朝湖岸拍来。见状,成广君连忙后退,一退就是百米,便见那圈湖浪拍在岸边,惊起万千水珠,把几十米内的湖岸拍得湿漉漉的,如同下过一场暴雨,形成个个水洼。

  湖水来回荡漾,湖面上突然浮起一个水包,接着赫尔列夫从水里钻了出来。他抹了把脸,用俄罗斯语不知道骂了句什么,然后向湖岸游了回来。在他后面,湖面上相继钻出一道道人影。成广君迅速从旁边士兵身上抢过个望远镜,举目看去,她惊呼了一声:“是他们?”

  成广君先是看到了施金卫,然后是陆寒等黑骑,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壮汉。只是那人连头都包在湿答答的黑袍里,根本看不清样子。让成广君不安的是,她看不到施龙飞,以及范志鸿等人。

  “是谁?”赫尔列夫已经上岸,将军直接把湿透的上衣脱掉,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。他又除去裤子,脱掉了鞋,最后只剩下一条短裤,就这么雄纠纠地站在岸上。

  “苏金卫,还有他的人。”成广君沉声道:“他们已经从昆仑出来了,可是施将军……”

  “哦,原来他就是苏金卫。”赫尔列夫在成广君的提示下,看清了苏金卫的脸,他放下望远镜道:“看样子,他们空手而回。这么一来,施将军应该是夺得玉宫了。嘿,不知道他将下来,会否如你所说,把此事报上威狱厅?”

  成广君涩然道:“将军放心,施将军绝对没独吞玉宫的打算。”

  “那样最好,哦。他们过来了。”

  苏金卫等人在湖岸的另一侧登陆,博士始终是普通人,现在累得一根手指都动不了。他们从通道大门出来之后,便发现湖水上涨,这倒省了他们去想攀上湖岸的办法。不过到后来,湖水涨势越来越快,最后更是被巨大的水压给喷了出来。要不是那异物天災终究不愿他死在此地,用自己的身体抵消了大部分水压,说不定苏金卫已经让水压给冲得内脏破碎而死了。

  汽车引擎的声音响起,苏金卫抹了把脸看去,几辆越野车正朝这边开来。陆寒行至他身边,伸手把博士拉起来,并道:“博士,是成广君。”

  苏金卫点点头,施龙飞既入昆仑,那不用说,他们早前设立在天湖附近的营地和人员,早就叫伪装者端掉了。现在成广君出现,那是再自然不过。可博士很快看到,另一辆车上的一道魁梧身影。苏金卫不由轻呼了声:“赫尔列夫?这个俄罗斯将军怎么也来了?”

因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