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小说 异种寄生

第1061章昆仑倾(下)

异种寄生 辰燃 0 2018-12-29
  这头从地底深渊里爬出来的巨怪,那硕大的脑袋下,居然是具女人的半身。只不过,是放大了无数倍后的女人身体,有着精致的锁骨,哪怕在地底攀爬了许久,却未曾刮出一道伤口的白皙皮肤。两座丰满,挺拨的玉峰,那峰峦处浮现黑色硬甲,包裹住了半球,且往下延伸。经过平坦的小腹,然后连接着腰身以下的虫躯。

  两条类人的手臂,在手肘以下的部位,长着节状的黑色虫甲,便连十指,也包裹着硬甲,形若黑色的利爪。

  腰身下的虫躯,是蜈蚣似的节状身体,两边均长着对足。虫躯的表面,那一节节的甲壳上,都有天然的花斑,远看如同眼珠。于是这条长虫,仿佛长着百眼,就这么从地底深渊里爬了出来。

  首尾足有数百米长,对足攒动,刨起尘嚣滚滚,好不恐怖。

  这就是嫫母,被镇压在天柱神山之下,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的巨怪。

  在它身上,还能够看到一些虫节之间,有着一个个大如树身的伤口,那是原先钉着定妖杵的地方。现在定妖杵抽了出来,留下的伤口却仍迟尽末愈。可这无碍嫫母行动,它第一次呼吸到神山之外的空气,发出一阵响彻天地的尖啸。

  那山包似的大头上,一颗眼珠突然看到了巫王。这是它离开神山时见到的第一个生物,而且在巫王的身上,它闻到了熟悉的味道。当初巫王和几个天巫骗过兮光,假借到龙殿向祭奠龙神为由,巫王却偷偷前往禁地,以秘法联系嫫母。并成功从嫫母处取得转化的媒介,那是带有嫫母基因的幼虫,它们被嫫母送了出去,并成功为巫王所得。

  现在,巫王身上的气味,自然为嫫母所熟悉。对它来说,巫王,还有那些转化的黑巫,就如同它的孩子无异。

  可惜对这头巨怪来说,并没有血缘观念。当时生成幼虫,也只是对巫王的提议感兴趣而已。现在它已经出世,自然对巫王没有兴趣。相反,巫王身上血肉的气味,对它更有吸引力。

  嫫母的嘴里,立刻流出的口水,它们滴到地上,啪哒一声,形成了个水洼。它突然窜了出去,大嘴张开,那里面的女人脸突然朝四周缩进,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虫腔。可以看到,那虫腔里仍布满了层层巢牙,它们会把食物彻底绞碎!

  巨怪犁过地面,那大嘴甚至刨起了无数沙石,然后一股脑地吞进嘴里去。

  似乎已经预见了这个场面,巫王没有惊慌,反而张开了双手,喃喃道:“来吧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对我来说,这个结果,应该是最好的吧。”

  说着,眼前变得昏暗起来。巫王甚至还在笑,他抬起了头,已经可以看清嫫母虫腔里的每颗獠牙,然后就跟着无数沙石一起涌进了巨虫的嘴里。嫫母大嘴合上,脑袋往上一扬,将嘴里的东西全吐进了肚子里去。

  它双手撑地,然后缓缓放平了脑袋,十几只眼珠看着那燃烧的天和地。嘴再张,发出了声长啸。它双手在地上用力一撑,身体往上方跃起,仿佛攀登着无形阶梯般,长虫渐渐升高。升到一定高度之后,它虫身卷躯,忽然展开,顿时半空炸起一团气浪。嫫母身体撑得笔直,像一根劲箭般向神山外射去。

  玉墟宫已经转移,失去玉宫能量供应的天柱神山,那种种禁制早已消失。不说那削弱着伪装者力量的抑制力场,就连那隔绝着内外的空间力场也消失了。嫫母轻松地离开天柱神山,在它身后,那神山之巅终于炸起一根粗黑火柱。火柱根根喷起,将山顶炸得支离破碎,神山变成了一座火山,顶部的山体开始倾塌,滚滚滑下。

  嫫母发出声声尖啸,在天空上游飞着,此刻它成了这天地间仍在活动的生物。那些异鸟异兽,早就葬送在天火地焰之中。至于黑巫,更早就死绝。如今偌大一个昆仑,便只剩下它一个活物。长虫飞快游动着,朝着苏金卫他们离开的通道大门方向而去。它虽是怪物,可智能不低,否则也不会和黑巫合作。嫫母已经敏锐地察觉到,整个昆仑充斥着毁灭气息。

  只有通道大门的方向,才有那么几分生气传来。它加快速度,身躯不时蜷缩,再展开,便会产生巨大的推动力,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向前推进。按照这个速度,用不了一个钟头,它就可以抵达通道大门。

  正飞掠间,忽然背上一痛。原来天空上,不知何时出现一道巨大的裂口。从那裂口看出去,是片五颜六色的光,从那道裂口里喷下一道粗大的流焰,这道天火像利剑般狠狠刺在嫫母的背上。顿时流火四溢,嫫母背上的虫甲瞬间给烫得发红,却末溃烂。只是那恐怖的温度,让长虫也不由尖啸起来。它拼命扭动身体,将背上流火拨洒出去,形成一片火雨。

  受创下,它不得不降低高度。恰在此刻,地面一个山包炸裂,从里面喷出黑红色的火柱。火柱直接喷在嫫母的虫腹,与有厚甲保护的背部比较,虫腹显得要薄弱不少。当既虫甲被熔穿,高热的地焰直接喷进了长虫的体内,烧得它尖啸连连,终于摔到了地上。

  巨怪不断在地面翻滚着,压灭了大片的火焰,虫身给烧得青烟滚滚。连接受创,它仍双手撑地,再次冲天而起,这次速度更快。它刚掠起,忽然后方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,那犹如天障般的神山整个炸开。狂暴的能量再不受约束,从神山下方喷射而起,形成一条灿烂的光柱。

  光柱直接冲上高空,将天空蚀穿,直入虚无。然后以那根光柱为中心,昆仑的大地片片炸起,从地底下炸起的岩浆和火焰,尽数往那根光柱汇去,逐渐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引力。这股引力将昆仑里的所有事物,全部拉往那根光柱。而这根光柱则不断扩大,那里面是毁灭万物的恐怖能量!

  已经可以看到那一点蓝光了,嫫母拼命地往通道大门游动。可它很快发现,自己竟然游不动了,身后一股巨大的拉扯力,正把它定在了半空。任由它如何发力,竟也无法摆脱这股引力。

  它尖啸起来,虫躯节节亮起,体内所有器官都运作起来,生成庞大的能量供应全身。即便如此,能量的供应仍追上不引力增强的速度。很快嫫母不是定在半空,而是往后滑退。那十几颗眼珠里已经露出惧意,它那身体上无数对足飞快划动,却挣不脱那身后的引力场。

  突然,一股大力猛的一扯,嫫母惊叫一声,长躯再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,被巨大的引力场拖向那道光柱。这道光柱,已经壮大到占据了半边天地。嫫母回头看去,除了灿烂的光芒之外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它一下子给丢进了那片光芒里,就像投下一颗石子般,连一圈涟漪也未曾荡起。

  光芒骤然再亮三分,光柱忽的炸开,立时整个世界变成白茫茫一片。破灭的能量迅速在这个世界里扩散开去,充斥着每个角落,把仅剩的物质,一一湮灭。

  昆仑,终倾!

因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