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小说 异种寄生

第0797章告死者

异种寄生 辰燃 0 2018-12-29
  5分钟后,会议开始。

  会场的灯光暗了下来,李怜心稍微整理了下衣物,便戴上眼镜,走上了大厅正中的演讲台上。年轻的女博士目光平静如同波澜不惊的湖面,从下方一众人等脸上扫过,在马玲的身上停留多了那么一秒的时间,然后开口说道:“各位,数日之前,由肖委员长交付我一个视频资料,该资料收集了施龙飞与我方骑士金圣杰的战斗画面,肖委员长委任我对其进行解析,以期对将军级伪装者做出正确的战力评估。”

  “那么接下来,请大家先观看一遍资料,我再为各位公布相关的研究结论。”

  李怜心拿出一个遥控器,按了下,背投设备便在大厅的投影屏幕上播放一段视频录像。画面里,先是看到一片扭曲的光影。持续数秒之后,逐渐可以看到影像,那是一朵缓缓升空的蘑菇云。云柱之下,则是被夷为平地的城市。看到这付画面,便有委员当场倒吸起冷气来,并问道:“李博士,这是什么情况?我不记得有向境内城市投放如此大当量的导弹啊。”

  李怜心眼神有些复杂,摇头说:“这并非导弹所制造出来的破坏场面,而是由卫臣,也既劫持了韩树部长的异种所释放的强威力攻击。”

  那名委员吃惊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这是人为制造的破坏?这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这么说来的话,那个叫卫臣的异种,岂不是达到和S级的神秘种同等的破坏值?”

  “我个人认为,他的破坏值还要稍微再往上一些,应该和金先生差不多。”李怜心抬了抬眼镜道。

  “SS级?”许多人惊呼了起来:“真是难以置信,这竟然是一名异种所释放出来的攻击?”

  “虽然很难让人相信,可事实如此。好了,先生们,我们这次会议的重点是将军,至于这名异种,暂时无须过于关注。”李怜心在遥控器上按了下,视频便进行快进,当画面里出现施龙飞的身影时,李怜心按下了停止键。

  在画面中可以看到,施龙飞身上的钎龙战甲出现了裂痕,可在那些裂缝里,却有黑色气雾状的事物飞舞着,只是画面被定格了下来。李怜心道:“请大家注意,此刻施龙飞的身上穿着了类似盔甲的东西。这一点,倒是和我们之前一些出土文物上的形象有些相似。大家请看这些资料。”

  李怜心拿出一个平板电脑,在上面点了几下,投影屏幕里便打开了另外几个窗口。窗口中是一些石器和青铜器,在它们上面,均有一些穿着盔甲的怪物的画像,这些画像十分抽象化,值得关注的是,这些画像毫无疑问拥有极高的地位,在它们的下方或左右,均有朝这些怪物跪拜的人像。

  “这些都是我们DMC所收录的秘密资料,并末对外公开过,相信这里很多人也是第一次看到。没错,关于将军的记录,或者说伪装者集团的领导人物,自古以来已经有记录存在。他们被奉为神明,在许多已经湮灭的古文明里面,许多记载中将他们称为神……死神。”

  李怜心面朝屏幕,背投设备的光照在她的身上,把她的影子也投在了屏幕中。她看着屏幕说:“尽管他们的形象没有任何相同之处,不过也有一些共同点。例如死神都是穿着盔甲的,而我们知道,我国使用金属材质盔甲的时间算是较早的,可即使如此,也当是商周时代。”

  “然而从全世界挖掘到的,与伪装者相关的古物,其中记录有将军资料的文物,最早的却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,整整比商朝还早了四百年!”李怜心把其中一个窗口的画面放大,说:“而且各位请仔细看,这些古物里所绘画的盔甲十分繁复,显然它们的制作水平,和当时时代的工艺水平并不符合。再有,看看这些宝石,或者晶体之类的装饰物。装嵌工艺,更非那个时代所有。”

  这么多的信息,让大厅里的人一时难以消化。他们皆露出震惊的表情,就连马玲也皱紧了眉头。李怜心所展示的这些资料,连她这个副部长都不知道,天知道DMC究竟还有什么秘密,多少秘密没有公布!

  “好了,各位请继续看下去。”

  李怜心又重新播放施龙飞的那段录像,录像里,金圣杰出现在其中,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突然,金圣杰开始异变了。从录像里可以看到,金圣杰进化了第一次异变,化成双手硕长的魔人姿态,并和施龙飞很快展开了激战。

  当金圣杰进行第二次异变之后,施龙飞被击飞千米。在那之后不久,施龙飞便蜕变成了黑色巨人的形态。在视频里,施龙飞那充满压迫感的身姿,让大厅里所有人都感到呼吸沉重起来。仿佛空气变成了水泥,让人难以呼吸,有一个委员甚至拿出了哮喘喷雾,重重吸了几口,才喘过一口气。

  李怜心用电脑做了些画面调整,经由技术部重绘的巨人立体图清楚地出现在屏幕的正中,李怜心看着屏幕道:“各位,现在大家看到的,是将军级伪装者从未出现在任何文物里的形态。不过倒是有那么一段文字描述,那是当年梵蒂岗的罗马天主教会发现圣骸时,同时还发现的一张羊皮书里的记叙。”

  肖栋沉声问:“死海羊皮书?”

  “没错,那是未曾出现在《旧约》、更不曾被放上《新约》,至今历代教宗仍相信那是由上帝亲手写下的记录!”

  李怜心手指在平板电脑上一阵划动,投影屏幕的正中,便出现了一张相片。相片中是个陈列柜,透明柜子里,摆放着一张边缘参差不齐的羊皮,那上面有些像蝌蚪似的,歪歪曲曲的文字。

  “那上面的是……”肖栋看向台上年轻的女博士。

  李怜心转过身来道:“古希伯来文,在那些文字里,它们管将军所呈现出来的第二次姿态为告死者,意既告死之黑色天使!”

因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