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小说 异种寄生

第0764章邀君入局

异种寄生 辰燃 0 2018-12-29
  当屏幕里出现张连中将军的身影时,马玲已经做好承受暴风雨洗礼的准备。可屏幕中的将军,除了凝视着她之外,却没有任何责备。然而马玲却轻松不起来,将军越是沉默,她隔着屏幕所能够感受到的压力,也就越大。

  其实,如果将军责备她的话,她还能轻松一些。她熟知张将军的脾气,如果他已经懒得责骂,那么只代表,他对你已经开始失望了。

  确实,这次马玲在韩树这件事上的处理,让张连中感到一些失望。无论那袭击韩树的人是否为黑犬的人,既然它发生了,那就只能说明马玲在这件事处理得很不好,相当不好。

  哪怕张连中同样希望DMC的部长能够由马玲来担任,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都不能让韩树受到一丁点损伤。这不仅是考虑到DMC旧部的感受,更重要的是,韩树为这个国家,的确做出了杰出的贡献。

  他应该得到尊重,而不是一发莫明其妙的导弹。

  马玲干咳了一声,打破沉默:“将军,这次我处理欠妥,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!”

  “小玲……”张连中摇头道:“你已经不是我的部下,我们系统不同,我要如何处罚你。不过你没说错,这次你处理得实在太难看了。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,你在想些什么。”

  “我知道,将军,是我太心急了。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,而且现在,也没时间让我来做这些事情。卫臣已经传来消失,他和韩部长抵达了M城。就在刚才,得悉消息的金圣杰已经准备出发,预计晚上可以到达。”

  张连中“嗯”了声,说:“那你希望我做什么?”

  “毁灭者。”马玲直接道:“已经没时间犹豫了,将军。一旦金圣杰抵达M城,昆仑玉碟恐怕就此离我们而去。到时我们非但将损失玉碟,还会失去67号这个重要的样本。所以我仍旧坚持,请你批准出动毁灭者。”

  “你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马玲点点头,“我的计划是……”

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风在吹着,吹动卫臣的头发。他最近忙得没时间理发,头发已经长了不少,从以前寸板头变成现在的碎发。下巴也长了圈青色的胡渣子,看上去整个人沧桑了不少。

  他徒步走上一个土坡,这里离M城有二十多公里,四周一片荒芜。远处有片密林,不知道延伸往何方。西面的太阳低垂,再过不久,便要跌入地平线,那时大地将迎来黑夜。

  就在这个时候,前方远处的公路上出现一辆汽车。那是辆银灰色的夏利,车后扬起一条尘烟,来到了附近停了下来。车打开,从里面钻出来一个年轻的女人。

  一头烫得蓬松的头发下,是张略显苍白的脸。画着重重的眼影,鼻子处打了个鼻钉,嘴里吹出一个泡泡。穿着格仔衬衫,外面套了件红色的呢布夹克,下身则是一条牛仔百折裙,踩着露趾的凉鞋,双手放在夹克的口袋里,爬上了山坡。

  “嗨,卫先生,你比我想像中……嗯,要有味道。”她拍了拍卫臣的肩膀,转到他身前,伸长了鼻子嗅了嗅说:“嗯,你身上的味道很清新呢。没有烟酒的味道,你可真干净。”

  “少说废话,我要约施将军见面。”卫臣沉声道:“昆仑玉碟在我手里。”

  “哇,你可真棒。”女人捧着脸颊夸张地叫道:“没想到你真的把玉碟拿回来了,将军他肯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卫臣直勾勾地看着她。

  她放开了双手,吐吐舌头说:“好吧,你也比我想像中无趣。那么,何时?何地?”

  “明天中午,黑城。”

  “黑城?”女人点点头,“是成广君小姐去过的那个黑城吧,我明白了。你放心,十分钟后,你的消息就会传进将军的耳中。”

  “那就这样。”卫臣转身欲行。

  袖管却被女人拎住。

  “喂,别走得那么快嘛。”女人在后面抱住卫臣,一只有些冰凉的手,探进卫臣的衣服中,在他温热的腹部上游走着:“你真健壮啊,我打赌,在床上你肯定是头猛虎吧。”

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卫臣淡淡道。

  女人笑嘻嘻地说:“别装模作样了,反正现在你有的是时间,要不然让我陪陪你怎么样?别看我这个宿主瘦巴巴的,不过她该有肉的地方,还是挺有肉的。我能让你舒服哦,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微微调整身体的结构,保证你在人类女人身上,不会享受到这种快乐的。”

  “是吗?”卫臣的口气仿佛有些松懈。

  女人舔了舔嘴唇,手开始往下滑去:“当然了,自从苏醒以来,我还没跟人类做过呢。见你能够跟施将军谈条件,我才便宜你。换成其它人,我看都不会看上一眼……啊!”

  她突然尖叫了声,因为她的手让卫臣捉住。

  卫臣将她的手从衣服下抽了出来,然后转过身,在他的眼里,女人看到的只有冰冷,哪有半分欲望。接着手腕咔嚓一声,卫臣居然扭断了她的手,断骨都刺出了皮肤,虽然这种伤势可以恢复,可不是暴食种的她,也需要三五天的时间。

  “你!”女人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
  不料卫臣还不罢休,抬手已经掐住她的脖子。女人可以感觉到那只手掌在不断收紧,它掠夺得脖子里的气管难以通气,于是她只能发出“咯咯”的声音。

  “如果不是需要你传话的话,现在我就杀了你。所以别给我做多余的事,现在,别挑战我的耐心。”卫臣手一掷,把女人丢了出去。

  女人一直滚下了山坡,这才站起来,吐了一口痰,恨恨盯了卫臣一眼,这才扶着断腕走回汽车里。

  片刻后,汽车调头离去。

  卫臣吐出一口浊气,邀请已经发出去了,现在就只等施龙飞入局。至于最终,能否活着走出这个局,他半点信心也欠奉,哪怕金圣杰已经在赶来的路上。

  毕竟,那是施龙飞。

因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