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小说 异种寄生

第0220章弱点

异种寄生 辰燃 0 2018-12-29
  见卫臣骤然现出魔臂,那些士兵竟然也不见讶色。附近地面以及飞机上的士兵或蹲或站,举枪朝卫臣扫射。卫臣抬起血噬,挡住头脸和胸口,先朝地面的士兵扑去。他的速度不快,但气势绝对惊人,竟这么迎着弹雨冲去。飞机上的士兵轰射的火线追在卫臣的身后,在地面轰出一排泥尘。子弹落到他的身上,立时炸起一朵朵血花。只是这些普通机枪射出的子弹未能深入卫臣体内,方入体便被他的肌肉自行夹住,接着肌肉推挤,等他冲到地面的士兵附近时,卫臣背后不断掉下弹头来。

  接近士兵,他伸出血噬一抄,魔爪扫得士兵人仰马翻。利爪划过更是飙起大片血浪,士兵不是胸口给捉出深可见骨的伤口,就是肢体直接给撕碎!

  场面之血腥,看得旁边的人质都剧烈呕吐起来。

  卫臣可不管这些,他就地一扑。捡起一把步枪,然后抬起朝着飞机上的士兵扫射了过去,顿时一个个士兵被他扫得从飞机上掉下来。

  这时,卫臣听到一声轻喝:“住手!”

  他转头看去,那个乘务长已经站在林小米的身边,正用手枪顶在姑娘的头,冷冷道:“不想她死的话就住手。”

  卫臣耸肩:“你就不怕杀错人?”

  乘务长笑了起来,枪口一移,在林小米脚上射了枪。姑娘尖叫一声,大腿已经被开了个洞,鲜血直冒。她脸色苍白地捂着腿,表情痛苦。乘务长才道:“当然怕,所以我不杀她。但我会折磨她,如果你不介意,就在那里欣赏好了。”

  卫臣咬咬牙,扔掉了步枪。突然脑后被人砸了一记,不由摔到地上。当然这一记攻击根本就是挠痒痒,不过卫臣的目的已经达到,便索性把血噬也收回去。落在敌人眼中,自然是受了伤才解除了异变。那乘务长笑了起来:“从上机就见你和这姑娘挺亲密,我就知道你会心软。你们人类就是这样,这是你们最大的死穴。”

  卫臣被一根乌黑的枪管顶在脑袋上,士兵命令他举手立起。他照做,对那女人道:“而这正是你们所没有的,人类很弱小,但如果齐心协力,就会创造奇迹。”

  “是吗?我期待着。”乘务长笑道:“现在还不想让你死,你早好老实给我呆着。下次如果再有异动,我就先打残那姑娘的四肢。反正对我们来说,即便她是李怜心,我们要的也只是她脑袋里一条方程式。至于手脚,对不起,那是什么?”

  “把他们押走!”

  士兵呼喝着,让人质列成一条队伍,在几辆越野车的押送下离开机场。卫臣脱下衣服,帮林小米绑住大腿,然后把她背了起来沉声道:“对不起,拖累你了。”

  林小米在背后哼了声,道:“刚才那是什么,为什么你的手会变成那样?”

  “这个说来话长。”卫臣朝那乘务长叫道:“她需要处理伤口,你也不想她失血过多死掉吧?”

  乘务长笑嘻嘻说:“放心,不会让她死的,我们这可有不错的医生。”

  “最好是这样。”卫臣说。

  接着有士兵推了他一把,他只能背着林小米离开。

  看着人质离开,机长哼了声说:“为什么不把那异种隔离出来,让他跟人质呆在一起没问题?”

  “你看不出来吗?”乘务长却笑了起来:“他会帮我们找到李怜心的。”

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“你觉得他刚才是逞一时之勇?”乘务长摇头:“不,我觉得他是在吸引李怜心的注意。你想,两名天神队员已经被我们干掉。如果李怜心想要摆脱困境的话,就需要那个异种的力量。那个异种似乎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出手的,以他能够干掉程家兄弟的实力来看,你觉得刚才他真的认真出手了?”

  “说起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。”机长点了点头。

  “等着瞧吧,李怜心如果沉不住气,就会长他帮忙。如果她这么做了,那么接下来就没我们什么事了。”

  机长笑了起来:“也对,老板会解决掉那只异种。这样李怜心也暴露了,正好一举两得。难怪你没杀他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“不然你以为呢?”

  “我以为你看上他?”

  “异种?算了吧,我可不是杂食。”

  百来号人就这么给关进一个仓库里,仓库地方不小,可挤下这百来号人也够呛。每个人只能分到一点地方,也就够坐着。周围则站满了武装士兵,他们在门口或窗边,把守了一切可能离开仓库的位置。卫臣放下林小米后,就有一个医生和护士过来,背着急救箱,熟练地剪开林小米的裤管。接着用钳子取出弹头,再替女孩缝合伤口。做完这个小手术后,林小米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。他们要走时,卫臣捉住医生的手道:“她需要水和食物。”

  医生甩开他,没有理会,和护士径直走了。

  片刻之后,仓库的门打开。乘务长走了进来,在她身后是机组那几个空姐。她们看上去都很害怕,但人人推着一辆餐车。乘务长笑道:“我对人质是很仁慈的,现在看上去大家都吓坏了,这里有水和食物让你们补充体力。不过,在此同时,我也是个说话算数的人。现在又过了一刻钟,李博士你愿意站出来吗?”

  没有人站起来。

  乘务长耸耸肩,随便走到一个男人身边。那个男人立刻抱头大喊道:“不不不,别杀我。我可以给你们钱,很多钱……”

  他的声音迅速被一声枪响所代替,乘务长朝他脑袋放了一枪,男人仰面躺下,眉心中间多了个弹孔。乘务长微笑着把枪收回去,打了个手势,几个空姐就战战兢兢地推着餐车给人质水和食物。

  “给颗糖吃再敲你一棍,这是在打心理战啊。”林小米小声道。

  卫臣从空姐手里接过水和面包,拧开瓶盖递给她道:“什么也别说,先吃东西,然后你得睡一觉。”

  林小米看着他,卫臣点头道:“放心,我不会让你再受伤了。”

  女孩眼睛一红,嗯了声,痛快地喝起水来。

因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