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小说 异种寄生

第0523章它

异种寄生 辰燃 0 2018-12-29
  “它?”卫臣抬起头。

  吉尔斯拿起一条餐巾擦了擦嘴,站起来微笑说:“我再到船上看看,你们慢用,有什么需要就对管家说。”

  然后走了。

  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,卫臣和南黎月交换了个眼色。

  吃完晚餐,他们两人到海边散步。银月当空,海浪轻涌,良景当前。

  赤脚踩在沙上,当海浪卷过的时候,南黎月嘻嘻一笑,缩脚跳了过来。此刻的她哪还有当日伯尔尼城墙上虏人而食的黑凤凰身影,完全就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。

  卫臣看着她的笑脸,只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  “你说,吉尔斯说的它会是什么?”南黎月突然道。

  卫臣摇摇头,“大概是某种秘密吧,否则他也不会突然离席。就不知道是说漏了嘴,还是故意泄露给我们知道的。”

  卫臣本来想向吉尔斯请教,看能否在他嘴里套出血噬的情报来。血噬展出着多种伪装者的种类特性,它的力量如同野蛮种,又同时有武装种的特征,而恢复能力则是暴食种。

  如此说来,它也可以说是混合种。

  但就算是混合种,也没听说过出现两种特性以上的,皆因特性呈现的越多,细胞和基因就更加不稳定。

  DMC曾经对这一现象做过研究,得出的结论是若是特性超过三种以上,哪怕是伪装者也会出现基因崩溃的现象。

  这有点像杂食者,杂食者同时以人类,伪装者,骑士为食,导致体内基因崩溃,就是因为不同猎物的细胞冲突引起的。

  “可如果那个所谓的它可以死而复生,而且听吉尔斯的口气,它带有强烈的唯一性,那是否指的就是你的血噬?”

  听南黎月这么说,卫臣心里也没底。要真是如此,那血噬的来历估计不会简单,可这么一来他就更糊涂了。他为什么会成为血噬的宿主,这其中,肯定有什么更深一层的秘密。

  “也许,那座神秘岛会有线索也说不定。”卫臣如此道,可心中却没有一点底气。

  南黎月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卫臣低头,月光照在女孩的脸上,南黎月微笑说:“不管是什么,我会和你一起面对。”

  “谢谢你。”卫臣只想到这句话。

  翌日,帆船重新启航。在胡小九提供新一段航线之后,卫臣他们已经进入了南太平洋。在此之前,他也没想到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,地球上海洋面积约占百分之七十,所以大海远比陆地辽阔。

  作为生活在陆地上的人,来到海上总会有些不适应,更别说在这么宽广的海域了。

  卫臣站在甲板上,对旁边的凯特森说:“只有到了海上,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渺小。”

  凯特森手抚额头道:“卫,叫你来是陪我游泳的,不是让你做哲学家的。管它渺不渺小,你看天气这么好,海这么蓝,就不打算游一游吗?”

  然后怪叫一声,从甲板蹦了下去,手舞足蹈地落进海中。片刻之后钻了出来,招手说:“你们快下来!”

  站在甲板的另一头,吉尔斯微笑着看着卫臣他们接二连三地跳进海里。现在是午时,帆船暂时停在海上,发动机出现一些小故障,排查需要点时间,于是吉尔斯干脆停下来休息。

  “看来你越来越喜欢这些人类朋友了。”安洁丽娜在他身后说道。

  吉尔斯头也不回,只是抬起酒杯,靠在围栏上说:“人类也不是不能做朋友,安洁丽娜,有时候我们应该看得更远一些,而不是狭窄地去看待某种事物。”

  安洁丽娜笑道:“就像人类提倡的,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那样?”

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“我想说你在危险的路上正越走越远,吉尔斯,我们和人类永远成不了朋友,就像狮子和羊。”

  安洁丽娜沉声道:“他们是餐桌上的食物,难道你指望食物了解自己的心情吗,真是荒谬!”

  “食物,我不否认。”吉尔斯回过头,问:“那你有没想过,为什么我们要以人类为食。并非我们喜欢啃噬他们,事实上,是因为他们的血肉里有我们需要的元素。”

  “所以他们天然上吸引着我们,就像血液在海里会引来鲨鱼的注意,这是一种天性上的吸引。”

  吉尔斯摊手说:“或许我们可以克服这种吸引。”

  安洁丽娜摇头,“然后寻找共存的方式,吉尔斯,什么时候你抱有这么大的爱心了。”

  吉尔斯耸肩说:“我只是在寻找某种尝试。”

  “得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所谓的尝试,只是在寻找一条和你的奥尔良少女可以共同生活的道路罢了。”

  安洁丽娜道:“你害怕哪怕真的可以让她复生,但某天你会忍不住吃了她,不是吗?”

  吉尔斯坦然道:“这的确是我最大的苦恼,所以你看,我一直在努力进食人类的食物。只是,这很艰难,而且在其中也没有我们所需的元素。”

  “怪不得之前你给那异种揍得那么惨,吉尔斯,你多久没吃真正的食物了。”

  “也不久,就离开马赛之后吧,本来我想试试看这一趟旅程能否只吃人类的东西。”吉尔斯叹了口气,“考虑到在那座岛上会遇到某些东西,我想还是得从现在开始增加一些特殊的食材才行。”

  “还好,我把珍藏带了一部分过来。”

  安洁丽娜的嘴角这才有了笑容:“没错,我们吃人,就像人类要吃肉一样。不吃,哪里来的力气。不吃,又怎么会是我们。”

  “说起来,那几个人类,你打算什么时候吃掉?”

  吉尔斯看着海上卫臣几人,摇头说:“不急,至少等我们到达那座岛,再好好考虑吧。”

  “不用考虑了,等到了岛,我来动手。”安洁丽娜看向卫臣,舔了舔嘴唇:“我要吃他的心脏。”

  “随便你吧。”

  午后,发动机的故障得到排除,帆船重新发动,按照胡小九所提供的航线继续朝南太平洋的中心进发。时间一天天地过去,转眼已经过了一周,航线也即将抵达终点!

因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