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科幻小说 异种寄生

第1343章惊天一剑

异种寄生 辰燃 0 2018-12-29
  转眼之间,道格拉斯背后的伤口已经愈合,其速度之快,已经不比暴食种慢多少了。事实上到了将军的等级,伪装者的分类已经不适用于他们,无论是道格拉斯还是其它将军,都拥有多个种类的特性。他们拥有的复合特性里,不过是某些特性比较明显,所以多为人注意罢了。

  在先民进化之路迈出一大步的道格拉斯,拥有这种程度的愈合能力并不出奇。他也没有等卫臣回答,说完身影晃了下,在不远处便又出现了一个道格拉斯。越来越多的将军身影出现在夜天之上,转眼之间,卫臣的周围,便已经出现上百道身影,而身影仍在继续增加着。直到道格拉斯的身影足有两百道之多时,其中一道身影动了,闪射出一道黑线刺向卫臣。

  卫臣没有动,只是身周的黄金焰突然一涨,化成滚滚火浪扩散开去。炽热的光焰在虚空中形成一条游头摆尾的金色天龙,天龙盘踞,把卫臣拱卫其中。道格拉斯所化的那道黑线激撞在天龙的身体上,碰撞形成一圈灰白色的冲击波,发出如同夏日惊雷般的巨响。雷声滚滚中,又有一道身影闪至,同样激撞在天龙的身体上,又带起了第二圈冲击。

  随后,碰撞的雷音便此起彼伏。半空中上百道将军的身影不断冲击着天龙,炸起波波冲击。起初声音尚有间隔,到了最后,声音已经连成一片,无分彼此。

  天龙之中,卫臣长剑高举,表情严肃。那把龙剑的剑锋上,金光越来越亮。到得最后,直如旭日初升。

  在光芒最为浓烈的时候,卫臣一剑终是划下。龙剑斩出,天龙虚影消失,天地间只剩下那道璀璨至极的剑光。这条金色的剑光连天接地,声势浩大,往前轰隆隆推移着。

  道格拉斯发出一声轻笑,这道剑光固然威力巨大,可根本斩不到他。既然斩不到,威力再大又有什么意义?他仍在高速移动着,速度已经达到卫臣无法企及的程度,在这种极速中,他每一秒都在攻击着,攻击频率更是高得令人发指的地步,所以才能留下那漫天身影的画面!

  可这时,夜天之间突然出现一股奇怪的吸力。而且这股吸力还出奇地大,仿佛世界朝着某一个点紧缩,万物不由自主地被吸收过去般。很快道格拉斯知道不是错觉,帝国大厦的天台已经在崩裂,碎片正向天空飞起。就连周边街区的大楼,它们的天台、水桶乃至外墙、玻璃全部片片粉碎,碎片连成一条条灰龙。百千灰龙,同指一处,那便是卫臣斩出的金色剑光!

  那道如同天柱似的剑光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吸力,以至于整个街区的事物都被其吸引。别说高楼大厦正在崩裂,碎片为其吸引。就连地面上的战车也给拉得不受控制地往前滑,至于那些伪装者士兵,则是尖叫着被拉了过去,跟着碎片灰龙一起投入那璀璨剑光里。

  那道剑光就像是个炽热的洪炉,无论建筑碎片、车辆还是人体。一投入其中便瞬间燃烧,化为灰烬。于是剑光的表面开始笼罩着一层火焰,它们轰轰隆隆地往前推动着,并开始缩小。每缩小一点,引力却增加了一些。当剑光缩小到只有原先一半大小时,道格拉斯也无法自已地往剑光方向飞去。哪怕他已经双翼鼓动,竭尽全力地想要逃离那道金色的光芒,可还是一点点给拉了过去。

  这个时候,他明白这就是力量和速度的区别。

  卫臣虽然跟不上他的速度,却凭借绝对的力量,让他逃无可逃!

  道格拉斯已经被拉到了剑光旁边,他的黑羽不小心沾到了火焰,轰一声就燃烧了起来。往后看了看那道亮如太阳的光芒,道格拉斯突然旋转了起来。他背后的双翼紧紧包裹着自己,在越来越快的转动里,他化成了一道黑色的龙卷风,接着主动朝剑光里撞了进去。

  撞进剑光的瞬间,道格拉斯的身影便出现在剑光的另一边,接着全身燃火跃往地面。那道剑光却闪了闪,突然划了出去,瞬息间远去千里!那道金色的光芒不仅划过了曼哈顿区,甚至掠出了纽约港,擦过了自由女神像,最后消失在海平线上。

  跟着气浪才突然在街区间出现,同时出现的还有燃烧的烈焰。一个个井盖跳上了半空,从里面跳出了一条条火柱。地面轰隆陷下,形成一道如同裂谷般的无底沟壑。两边的楼房往这条裂缝里倾倒,然后为里面喷起了成排烈焰所淹没。烈焰远去,形成一条火带,将曼哈顿区撕开。它一路延伸,最终抵达纽约港,让港口附近的海面熊熊燃烧,至于远些的地方,海下可见一片光亮,仿佛有海底火山暴发般。

  如此一剑,惊天动地!

  卫臣没空去理会自己这一剑的结果,身形一动,便带起一条金虹投往地面。落到了那道巨大裂缝的左侧,钻进一片废墟里。废墟中火焰处处,浓烟四起,视野受到了很大的干扰。他很佩服刚才道格拉斯的果断,将军在那一刻发现无法摆脱吸力,竟反其道而行,并借助自己的极致速度。在投入剑光的刹那,又钻出了剑光,使得那毁灭性的能量来不及爆发。这样做固然身受重伤,却比给吸进剑光之后,再承受所有威力来得强。

  不过,现在卫臣看不见将军的身影。他知道道格拉斯没死,甚至就在自己的周围,等待着重创他的机会。卫臣轻握龙剑,金色剑锋抵地,一路远去。

  走上一座碎石堆成的小山时,卫臣身后的究竟突然变得模糊起来。一截隐约的刀锋出现在空气中,刀锋看上去没有实质感,仿佛是片阴影。这时它周围出现一层波动,无形的波动让它看上去更加没有存在感。然后这截刀锋,仿佛轻风般向卫臣划去,刺向卫臣的后腰!

因特网